专家:蔡英文抽不到“国运签”,是神明无言,还是被禁言?
2019-02-11 10:26:02

城市化后的台湾,过年早已无年味儿,唯一还能让人有过年感觉的,就是大年初一拜拜。求神问卜,虽是迷信,但也可视为华人社会重要的文化活动。在大大小小的宫庙里,每一个细节都是古迹,都是中国人的历史,以此角度观之,宫庙一游,可算是深度的知识之旅。

为了保绿营,庙公也“作弊”

求签,是春节台湾宫庙活动里最令人期待项目,它是人神对话里最简明易懂的形式。预先知晓未来不是一件好事,但当人处于不顺或彷徨时,偏偏就想知道接下来一年会不会变好点。农村社会看天吃饭,现代社会还是看天吃饭,因为“意外”不会随着科技文明的进步而消失,人间依旧处处是风险或机遇,因此各种预言活动都还会持续指导,或误导人类社会向前走。

国运签,是台媒年度必报的新闻,“总统”也必须谦恭聆听上天指示。近年求国运签最受关注的焦点是南鲲鯓代天府,此宫庙因于2015年抽出“武则天坐天”,预言了蔡英文的当选而声名大噪,接下来年年抽国运签都备受瞩目。颇料,被认为神准的代天府,从2016年开始连续三年都抽到下签,准不准?准啊!怕不怕?人民倒是还好,横竖大不了统一,庙方怕了。

2016年国运签“刘智远邠洲投军”,中下签。2017年“闻仲西征遇十绝阵后逃”,下下签。2018年“汉李广父子阵亡”,下下签。由于连年都抽到下签,被绿营名嘴们炮轰“唱衰台湾”,位在绿营大本营台南的南鲲鯓代天府今年本想停办抽签活动,不过按例,停办也要问神明准不准停,结果神明说不准停,庙方无奈只好继续抽签,但言明“只抽不解”,就算祸从口出又是下签,也是“神之祸口”,不是“人之祸口”。

蔡英文2017年抽中的下下签

妙的是,这次国运签竟然连抽六十支签始终未获3“圣筊”,亦即神明无言以对。一正一反的“圣筊”,连续3“圣筊”的机率为1/8,连续六十次抽不出3“圣筊”的机率是万分之3.3,庙公手气这么“好”,不知道别人信不信,我是不信的。

看机率,不能只看丢骰子般的“掷筊”结果,也要将是否作弊考量进去。在深绿地区,一个预言神准的宫庙,能不能连年唱衰绿营呢?当然是不能的,所以庙方才想停办。问题是,神明不准停要怎么办?今年是“总统”选举年,再抽个下签,恐怕天罚未到,人祸拆庙,这种状况下,作弊的机率没有万分之9000,也有万分之8000。你觉得“掷筊”不能作弊吗?骰子六个面都能作弊,筊杯两个面当然更容易好吗。

蔡英文对此结果淡然表示“国家的运势取决于全体国民”,一句废话还获网民好评,令人发笑。对于南鲲鯓代天府可能再触霉头,蔡英文早备好自制“藏头诗”粉饰太平,兼选举操作:“金猪报喜庆减税,猪年富贵工资涨,恭喜发财做公益,贺岁平安国道安,万象更新观光棒,年年有余债务降,国泰民安三坚定,安邦治国护主权。”

这藏头诗以政绩铺陈,以愿景粉饰,以“主权”拚选举,当然是非常封建的做法,与蔡的“美日心,反中情”格格不入,显示台湾社会的中国底蕴,不是台独想甩就能甩得掉的。

看待抽签解签,正确的角度是——在社会氛围下,人为的附会。

2016年蔡英文到南鲲鯓代天府,遭遇倾盆大雨

卦有吉凶,全靠解释

庙签文化起源自汉代方士预言吉凶的谶纬,乃诸子百家,星象学与方士文化合体后的预言系统,有着非常厚实的文化底蕴,也是中国式的信仰模型。以科学的角度来看,谶纬就是“穿凿附会”;以政治的角度来看,谶纬就是“制造舆论”;以民间的角度来看,就是“神明絮语”。在前汉末年,新莽与后汉初年,谶纬被上层社会大量制造与传播,“人为地”左右着国运,然后流入了底层社会,成了民间信仰逻辑的主轴。

图谶,符谶,符瑞,符命——谶纬现象丰富多元,此不赘述。现今庙宇中的庙签,将预言吉凶的诗文印在签条上,有着大同小异的格式,其源于唐末五代。庙签上通常有几个部分:庙名,签序,挂头故事,签诗本文,解曰,劝世警语,捐赠者,风水挂,金钱卦,吉凶。

看签所预言的吉凶,主要看挂头故事与吉凶栏。吉凶栏很好理解,分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等九种吉凶状态。挂头故事则是庙签透露卦象的典故,“武则天坐天”就是挂头故事。签诗虽是签之主体,但凡中上以上之好签者,签诗的文字叙述大抵都是风光明媚,歌功颂德,反之若为中下以下之坏签者,签诗多为温柔之警语,有警告意味,也有期许或转运之方,以安抚得下签者的不悦感。

挂头故事都来自历史典故,正史,唐传奇,戏曲,戏剧,章回小说,神话故事,佛教故事皆入签诗。取材年代以春秋战国,两汉三国,唐朝为多。取材书籍以“东周列国志”,“封神演义”,“三国演义”,“隋唐演义”为主。签诗的创作者除了佛道教徒之外,亦有不少中下阶层的民众,拼贴前人诗句,辅以自己一时的灵感,援笔立就而成,笔法穿越一千多年的修辞演进。因此,签诗的研究也是中国文学史研究的一条途径。

挂头故事以最简短的叙述方式,将吉凶成败一言以蔽之。

格式之外,论庙签之本质——模棱两可,是所有神秘预言的共同特征,此乃穿凿附会之基本功,不为中国所独有,西方文明亦然。故而签诗,卦象,皆非重点,关键在于如何解答。

东汉时代有个怪胎叫做王充,非常“不合时宜”地批判社会上穿凿附会的现象,其于“论衡”举了个例子:鲁将伐越,筮之,得“鼎折足”。子贡占之以为凶。何则?鼎而折足,行用足,故谓之凶。孔子占之以为吉,曰:“越人水居,行用舟,不用足,故谓之吉。”鲁伐越,果克之。

鼎少了足就会倒,一般论之,当然乃凶卦也,但孔子却不这么认为,他说被征伐的越国人都住在水上,无须足立尔,所以是吉挂。解释卦象,签诗,乃一大学问,古代巫卜往往左右一国之存亡,卜出凶卦,那可会动摇国本的,所以如何将凶象解释成吉象,很有市场需求。这么一个大转圜,很需要脑筋急转弯的功力,所以中国式的预言,训练了一代一代中国人的转圜能力,并深入在我们的文化基因里,直到如今。西方人总觉得中国人说话拐弯抹角,不爱直说而喜欢绕圈圈,肇因于此。再者,以退为进的策略思维,亦是一种转圜逻辑,我们待人处事,也讲究“转圜的余地”,都源于先人的智慧……或狡狯。

南鲲鯓代天府全景

宝宝不说实乃上上之策

南鲲鯓代天府很不想神明再说真话,但又不得不继续抽签,如何转圜之?简单啊,跳脱框架思考,作弊不给答案不就得了?那么你问,既然都是作弊,何不干脆做个上上签?这又是一种转圜余地。试想,你若是庙公,如何欺骗神明大众又为自己留有余地呢?就是不向神明求得签文,已“无解”,达到软着陆的效果,一方面向大众交代,神明没说啥,另一方面对神明交代,我可没对大众说你说了啥,而且我也没问你。

东南亚人总说中国人太聪明,确实如此。

南鲲鯓代天府所在地太绿,在绿营兵败如山倒的此刻,宝宝不说实乃上上之策。那么,别的宫庙呢?

云林北港朝天宫与西螺福兴宫抽出的国运签,都暗喻要“以和为贵”,中上签。嘉义奉天宫抽出“财中渐渐见分明,花开花谢结子成,宽心且看月中桂,郎君即便见太平”,中上签,庙公解释,神明要为政者以宽广的格局,促进两岸发展,人进得来,钱就进来。

庙签的解释,自古以来就是紧贴着社会脉动予以说明的,几个大型宫庙都借由签诗呼吁执政者“和气生财”,无论是内部的蓝绿政党,或是外部的两岸关系,最接地气的民心,也不过就是“和气生财”四个字而已。只是今年,蔡英文无论对内或对外,都是一副要掀起战端的架势拚连任,人民也有感,故而以庙签表达了不乐见的态度。

穿凿附会的解签,有时候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有时候是人民对执政者的温情喊话,故而庙签从来不是神明与人民的对话,而是人与人的对话。蔡英文将“主权”放在自制的藏头诗里,就是告诉人民她要硬干,你们民众要硬挺,以宫廷签诗反制民间签诗,杀气腾腾地开年。

南鲲鯓代天府的神明是无言以对呢?还是被禁言?庙签既然是人与人的对话,无言者,庙公也,自我禁言者,亦庙公也。

(责任编辑:刘申 CM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