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一系列对台动作意图何在
2019-04-19 09:41:55

近期,美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了很多动作,如军方“强势出击”,宣称要派巡洋舰进入台湾海峡,国会议员抛出“台湾保证法”草案要提升美台安全关系,国务院宣布将派遣高层级美国官员访台,“美国在台协会”则半明半暗地表示已经有军事人员驻台。甚至有亲台的议员建议,美国邀请蔡英文访美,主张承认“中华民国”等。分析美国为什么如此密集地做出一系列动作,要从中美建交40周年,以及美国执行“与台湾关系法”40年的背景来观察。

先看国民党和民进党对“与台湾关系法”进行的“升格”式解读。两党调子基本一致。一是强调美国赋予“与台湾关系法”“新的意义”,散布所谓将出现“2.0升级版”之说。二是打着美国旗号,“借花献佛”,对两岸关系“吹冷风”,宣称“美国一个接一个地出炉护台法案”,说明美国意识到“两岸在彼此关系定位上,40年来仍未有交集”。三是“对美间接表态”,暗示海峡两岸“南辕北辙的政治现象”,不会停息,要美国“放心”。

至于一些反华媒体和“台独”分裂势力,其篡改事实、蛊惑人心的宣传手段,主要是为了进行政治造势。如一些传媒热衷散布的,所谓“40年前的4月10日,美国总统卡特迫于参众两院已压倒性通过的压力,正式签署了因应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后,涵盖双方关系的‘与台湾关系法’”,美国将为台湾安全“保驾护航”等说法,大量出现。这些迹象说明,由于当前台湾政局不稳,社会不确定因素增加,各政党在政治和军事上,出现越来越倚重美国,越来越将政党集体利益与美国需求捆绑的趋势。在这种趋势的影响下,不能排除未来台湾政客可能进一步利用对美国对台政策的歪曲,“狐假虎威”。目的除了为参与2020台湾“大选”谋取利益外,也有抗拒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含义。这是一种危险的倾向。

本文提出,对中美建交40年之际出现的、以美国国会出面为主要形式的、现实中得到政府行政背书、围绕执行“与台湾关系法”出现的一系列现象,不宜过早下结论。由于国际格局的激烈动荡,美国一系列大幅度动作背后的动机,不同以往,非常复杂,还不能简单地视为对台政策的重大调整。目前至少有两个因素对美国对台政策的“任意调整”构成制约:

一是特朗普政府本身受到中美战略关系前景扑朔迷离,美国对此冲突本身难以把握的限制。这是因为:一方面,中美在国际多边呈现战略冲突不断扩大之势,另一方面,中美在双边存在众多的利益需求。由于双方都具有“多方发难”的能力,因此,要对中美关系进行“简单脱钩”,目前在操作上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美国不具备完全抛开中美关系来单独处理台湾问题的战略空间。美国对台政策调整,已不具备为所欲为的能力。

二是“与台湾关系法”是美国违背中美建交三个公报原则,以国内政争为背景,在美国政治架构内“自说自话”的产物。同时,“与台湾关系法”出现之时,就被清楚地定位为国内法,执行“与台湾关系法”的依据,是美国利益的需要而不是台湾的需要。试设想,如果特朗普政府在国际法上“混水摸鱼”,采取超越国际关系准则的手段,所谓“公开用国内法律来规范美国与台湾的关系”(台湾政客用语),这样的举措构成的,首先是对美国对台政策连续性和灵活性的否定,而结果可能是“作茧自缚”,导致美国对自身的战略选择能力的限制。再设想,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这样做了,那就意味着他这届政府完全背离了美国治理国家和运营国际政治的传统理念。特朗普本人能够轻易下定决心,冒此“天下之大不违”吗?

实际上,当年卡特政府为实现中美关系正常化,对美国国会做了大量工作。最后结果是国会接受了政府的立场。如在“与台湾关系法”的冠名问题上,经国务院协调后,众院文本和参院文本进行了多处修改,最终法案在名称上回避“美国”字样,回避使用国际含义的international,仅使用关系(Relations)一词。

又如十八项条款中,对在台湾的中国人、台湾人民等词汇的使用方面,文本力求谨言慎行,目标是实现没有任何一条能够“引申”出美台关系含有官方性质。再如美国与台湾和西太平洋安全问题,是美国认为的重大利益。经多次讨论后,文本最后使用“严重关切”,以精准体现美国选择“介入”和“不介入”的“弹性立场”,即保有美国自由选择的权利。也即美国“买单还是不买单”的价值标准,是美国根据自己的利益变化来决定。

那么,何以解释最近美国采取的一系列对台动作意图呢?本文认为,从民进党二次执政以来,美国对台动作不断增加是事实,这些动作具有对民进党分裂势力加大支持的倾向性。但其主要目的是在中美关系中挥舞“台湾牌”,以增加美国在其所设定的全球战略调整中讨价还价的地位,涉及范围从国际秩序新框架的设定、印太战略的推进、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遏制,以及中美双边关系的再确定等。美国特朗普政府以商人政府而闻名,处处试图巧取豪夺是其性格特征,这点在国际事务中已经充分展示,中美关系再调整也不例外。因此,对美国这次在台湾问题上做出的一系列动作,中国大陆必然会做出准确的、切实有力的反制。但如果特朗普政府想误导中国,或者是以“虎头蛇尾”收场,那就打错了算盘。

基辛格说过的一句话,至今仍然适合用于中美关系。基辛格说,他在中美关系正常化过程中深深感到,中国政治家对国际事务坚持诚信的品格,是令人尊敬的。同理,今天的美国作为一个大国,也依然受到诚信原则的制约。中美关系框架下解决台湾问题,这个基本格局仍然未变。

至于台湾分裂势力,美国执行“与台湾关系法”40年来,“台独”有一度嚣张的时候,但大多数情况下“台独”在美国战略棋盘中仅被定位为美国需要的“麻烦制造者”。决定台湾前途的,终究是两岸中国人和两岸关系的进展,这一点越来越清晰,同时这也是中美三个公报的基本框架,名正言顺。如果连这种大势都看不清,那可真是政治上极度的幼稚可笑。到了那种时候,美国发出再多的动作也将无济于事。这些前景,难道不需要思考吗?(本文作者为上海台湾研究会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德全 CM034)